艾奇小说

首页> 奇幻玄幻> 他说他修无情道

他说他修无情道

  • 分类:奇幻玄幻
  • 作者:小兔奶糖8
  • 来源:dygsh
  • 更新时间:2024-06-15 06:25:36

简介:奇幻玄幻《他说他修无情道》,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,代表人物分别是宋玄凌霜花,作者“小兔奶糖8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,作品无广告版简介:我在修行上虽没什么天赋,灵力低微,但却能够天生感应到魔气。所以当我第一眼看到阿悄时,就察觉到她周身环绕着淡淡的黑气,断定她是魔族之人。宋玄是我的未婚夫,更是本宗门最年轻的长老。所以发现阿悄是魔物后,我第一时间就过来告知他...

他说他修无情道
整个修仙界都知道,宋玄修的是无情道。

世人都说他不拘泥于情爱,所以才会对我这个未婚妻冷眼相待。

直到他下界游历,带回一名少女为徒,娇宠至极。

而我则一眼就看出那少女是魔物。

可宋玄却出言嘲讽: 你灵力低微,理应多加修炼,而不是和小辈争风吃醋。

我这才知道,原来修无情道的人也会偏心。

后来,我大婚当日,十里红妆,锣鼓喧天。

宋玄却衣衫褴褛拦在我的花轿前: 怪我之前修的是无情道,没看出自己的真心... 我按住躲在我嫁衣底下的妖族太子,红唇轻笑: 宋玄,你灵力低微,理应多加修炼。

1 你说,阿悄是魔物?

宋玄的语调毫无起伏,如同这二十多年来对我一贯的态度。

我看着他冷漠的双眼,确定地告诉他: 对,阿悄确实是魔物,我不会看错的。

阿悄是宋玄下界游历时带回的一名人族少女。

长相娇俏可爱,资质也相当不错,宋玄带她入了宗门,收为亲传弟子。

我在修行上虽没什么天赋,灵力低微,但却能够天生感应到魔气。

所以当我第一眼看到阿悄时,就察觉到她周身环绕着淡淡的黑气,断定她是魔族之人。

宋玄是我的未婚夫,更是本宗门最年轻的长老。

所以发现阿悄是魔物后,我第一时间就过来告知他。

可,他...... 你不会看错?

宋玄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动,不过是对我的嘲讽: 林听晚,你灵力低微,理应多加修炼,而不是在这里吃阿悄的醋。

他说完这话,猛地甩了甩袖子,紧闭房门,将我隔绝在门外。

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在来的路上,我就听其他师弟师妹说过,这个阿悄与宋玄来说非同一般。

宋玄自幼修习无情道,向来是清风明月、不近人情、不悲不喜之姿。

尤其是对我这个自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更是极其冷淡。

我原以为这都是他修炼无情道的缘故,可如今看他对阿悄的态度,却是护短得很。

一时间,我的胸口像被塞了一团棉花,堵得难受。

在宋玄门口站了良久,我才回过神来。

阿悄是他收的徒弟,他若看不出她是魔,那必定是要护着的。

如今爹爹旧疾复发,掌门伯伯和二长老又外出游猎,宗门里能力最高的就是宋玄了。

若他都看不出阿悄是魔物,那阿悄必定不简单,我断不可打草惊蛇。

想到这里,我有了主意,立刻飞书传信给掌门伯伯和二长老。

告知他们这件事,请他们尽快归来。

至于宋玄,等掌门伯伯回来,他自然能看清阿悄的真面目。

2 宋玄找我时,我正在为他晒安神茶。

由于他修炼无情道,虽然法力高强,但总是精神亢奋,晚上难以入眠。

为此,我查阅了许多医术典故,经过数十次尝试,才调配出这款安神茶。

近年来,他每晚睡前都要喝一杯,否则就无法入睡。

看到他时,我有些惊喜,因为他以往确实很少来我这里。

见他神色忧虑中带着紧张,我心想难道他发现了阿悄是魔的事,要来找我商量对策?

我这样想着,迎向他,问道: 阿玄,你怎么来了?

是发现阿悄是魔物...... 话音未落,宋玄的脸色更难看了,他剑未出鞘,就一把掀翻了我晒茶的竹筐。

咬牙切齿地对我说: 你竟然还敢说阿悄是魔物?

这是我认识他二十多年来,第一次见他发脾气,一时间我愣在原地。

接着他扔给我一张纸: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到底对阿悄说了什么?

你知不知道她一个小女孩独自下山会有多危险?

我下意识地接过那张纸,看到上面娟秀的字迹。

原来,阿悄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我说她是魔物的事。

她伤心欲绝,留下一封诀别信自己下山了。

看到这封信,我的心猛地抽痛一下。

十六岁那年,我也写过一封诀别信。

那本是我和宋玄原定的婚期,可他迟迟不愿娶我,以修炼为由延期婚约。

我那时爱他如命,便想学人间话本子里那样,闹个离家出走,激一激他。

可没想到,我走了七天,他都毫无反应。

最后,还是我妥协,同意婚礼延期,这件事才作罢。

众人都安慰我,说宋玄修的是无情道,修无情道的人从不把人放在心上。

可现在呢?

他为了阿悄,一大早就来掀了我的茶筐,眼红的样子如同着了魔。

我不禁在心里问自己,就算自己真的看走了眼。

那宋玄和阿悄的关系,真的只是师徒那么简单吗?

3 我抬头看向宋玄,这一刻,我竟然异常冷静: 我什么都没对她说,你也知道,我从小就能看到魔物身上的魔气。

我说她是魔,那就肯定不会错,所以你放心,你的阿悄不会出什么事的。

宋玄看着我冷笑,平日里那冷漠的眸子此刻有些阴郁: 林听晚,你说你能看见魔气?

可全宗门上下都没人能看出来阿悄是魔物。

这一切还不都是你嫉妒编造的吗?

现在好了,你把阿悄赶走了!

你满意了?

他的嘶吼声传入我的耳中,我一时间被他这般行径彻底震惊到了。

平日里的宋玄冷静自持,说话向来有理有据。

即使再不喜欢我,也不会随意将没有证据的事安扣在我头上。

更不会如此对我大喊大叫,如今他却像失去了理智一般。

修无情道的人不是看淡一切吗?

不是平等地看待世间的一切吗?

为什么宋玄却偏偏为阿悄这样?

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在我脑海中闪过。

可我不敢相信,几乎下意识地向宋玄提出了心中的疑问: 所以,阿悄对你就那么重要吗?

听到这个问题,宋玄微微一愣,但他很快反应过来: 所以,你就是在吃阿悄的醋,是吗?

说着,他冷笑一声,满脸轻蔑地看向我: 我实话告诉你,阿悄比你强百倍,自然比你重要。

她天赋极佳,可不是你这种天天只会摆弄药草的废物能比的?

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拖着不愿意和你成亲吗?

就是因为你太废了,你根本就配不上我!

宋玄的声音像一把利刃,剜进我的胸口。

这么多年来,我对宋玄一往情深,他从未拒绝过我的付出。

我以为他对我也有一些感情,可我没想到,他内心竟是这般想我的。

一时间,泪水不由自主地从我眼眶中涌出,我看向宋玄: 可是阿玄,我也不是本来天赋极差... 听到我的话,宋玄正要离开的身体猛地一顿。

二十年前,宗门与魔物大战时,他才六岁。

他被魔物抓走,是我娘挺着大肚子拼命把他从魔物手中抢回来的。

那场大战结束,宋玄安然无恙,可我娘却早产了。

我也因为被魔气所伤,天生不适合修炼。

为了让我娘安心离去,宗门主,也就是宋玄的师父,许诺要让天资顶尖的宋玄娶我。

护我一生,我娘才放心地闭上了眼睛。

如果不是我娘救了宋玄,他早就死在那场大战里了。

而我也因为他在娘胎里受了伤,如今他却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宋玄自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言,但他天之骄子的自尊不允许他低头道歉。

看他这副模样,我擦了擦眼泪,冷笑一声: 既然如此,那我们的婚约就此算了吧。

4 什么叫就此算了?

宋玄大惊,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。

我笑了笑:既然阿悄对你更重要,那我与你退婚不正合你意?

宋玄盯着我,似乎想找到我不是林听晚的证据来。

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一个外门弟子跑了过来,大声喊道: 宋长老,阿悄姑娘找到了!

宋玄脸上一喜,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他看着我,说道:刚刚我说话确实过分了,有些口不择言。

但我答应过师父会保护你一辈子,我便不会食言。

你且等我哄完阿悄,再来找你。

说完,他匆匆离开,我看着他的背影,一脚踢在被他掀翻的茶筐上。

本来就落在地上的茶叶更是四散开来。

我回到屋里,拿起包裹,才不等他哄好阿悄再来找我。

我看他还是去找鬼吧!

当天,我背行李下了山。

我虽然修为不高,但我有告状的良好美德。

刚刚掌门已经给我传信说他即将回宗门。

我顺便把今天宋玄在我这里发疯的事如实告诉了他。

到时候,掌门他们收服了阿悄这个魔物,宋玄肯定也免不了一顿训斥。

想到这里,我心情稍好了些。

这番下山,我要去灵山。

听说那里新长出了一株凌霜花,可以令断骨、腐肉重生。

我爹,也就是宗门的大长老,前些日子被魔物所伤。

胳膊上长了一大块腐肉,切掉还会再长出来。

试过无数灵药都没能治好。

若能采到这凌霜花,或许还可以再试试。

我终究是灵力低微,光是走到山下就用了好几个时辰。

等我到山脚时,天已经黑了。

走着走着,我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,踉跄地前行一步。

回头一看,只见一条全身散发着魔气的黑蛇。

5 我下意识地后退,但看黑蛇半死不活的样子,我又大着胆子走向它。

走近了我才发现,这条黑蛇遍体鳞伤,伤口令人触目惊心。

也正是这些伤口正源源不断地往外冒着魔气。

看来这条黑蛇是被魔物所伤。

借着月光,我看到黑蛇还睁着眼睛,看起来甚是可怜。

我想起自己学习医术的初心,不正是帮扶弱小吗?

何况这条蛇还是被我最恨的魔物所伤,我自然要救它。

于是我用衣摆包住小蛇,来到山脚的一家客栈,开了一间上房。

有了灯光,我才发现黑蛇的伤比我想象的还要重。

无奈,我只能拿出自己炼制的珍贵灵药。

白色的药粉洒在黑蛇可怕的伤口上,瞬间驱逐了魔气。

给黑蛇上完药后,我转身爬上床,沉沉睡去。

然而到了后半夜,我的身体不知为何的燥了起来。

睡梦中,我看到一个身着玄衣、肤色较深的少年。

他目光侵略性地看着我,像是在看自己的所有物。

我被他的目光盯得浑身发麻,出了一身冷汗。

潜意识里,我想醒来,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。

梦里,我浑身燥热,似乎只有靠近少年才会感受到一丝安心和凉爽。

于是我不断地向少年靠近,但始终碰不到他。

直到第二天公鸡打鸣,我才猛地惊醒。

醒来后,我下意识地看向黑蛇,它却已经不见了。

做了一夜的梦,屋里的味道有些沉重。

我打开门,准备下去买点早饭。

却在开门的第一时间,遇到了两个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。

宋玄正被阿悄挽着手站在楼梯口,举止亲昵,哪里像是师徒,分明是一对恩爱道侣。

见我盯着他,宋玄勾起唇角: 怎么,昨天刚刚跟我说要退婚,今天就又跟到我面前来了?

他说这话时心情似乎很愉悦,我还没来得及回话,就看到阿悄红了眼眶,低声呢喃: 我真的不是魔物。

我看着她身上快要溢出来的魔气,只觉得无话可说。

可偏偏宋玄就吃这一套,当即把人搂进怀里。

他刚要开口训斥我,就听见我身后的房间里传来一声爽朗的男声: 姐姐,我的里裤呢?

你看见了吗?

紧接着,一个光着膀子、肤色较深的少年从我房间里探出上半身来。

Copyright © 2024 冀ICP备14013349号-15 All rights reserved. 艾奇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